翻页   夜间
壁落小说 > 谁教你这样子修仙的? > 第634、635章 阿姨天团全员下海。全一起下道德地狱。破碎之后的凌乱美

第634、635章 阿姨天团全员下海。全一起下道德地狱。破碎之后的凌乱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壁落小说] https://www.biquluo.info/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网址:www.biquluo.info
    起初,皇甫兰和云妍锦两人还是非常有耐心的,可是左等右等,整整几个时辰之后那领域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根本就不知道谢四娘带着周敏跟徐游在里面做什么。

    什么正经事能这么聊?

    随着时间的推进,两人眉宇都都愈发的蹙在一起,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领域内,徐游,周敏和谢四娘三人此时终于从那巨大的龙椅上慢慢的清醒过来。

    椅面很大,像大床铺一样,金碧辉煌,亮堂无比。

    徐游太字型的躺在正中间,周敏和谢四娘一人躺一边。

    此时谢四娘正甜蜜依偎着徐游,而周敏则是躺在里侧,没有依偎在徐游身上,而是往里侧躺靠去。

    她身上那华丽的纹绣着五爪金龙的宫装在身下铺开,此前布满珠钗璎珞的长发也铺散开来。

    双眼空洞无神,霞飞双颊,眼角有已经干涸的泪痕,但不像是因为伤心导致的,结合她此刻的神情状态更像是之前经历过某种违背自己底层人性的行为而导致的。

    她那高挑玲珑的身段,以及那双壕无人性的大长腿就这样躺在龙椅上,躺在自己的女帝一样的盛装上。

    有一种凌乱过后的破碎美。

    像是一个曾经骄傲无比的女帝在这一刻直接碎掉了一样。

    而对周敏来讲,刚才的几个时辰里她也真的是碎掉了,由外而内的彻底碎掉了。

    圣药的加持之下,从神魂之中勾起的最深处的野望根本就不是她能阻挡的。

    再加上周敏自己本人的心理深层次就是阴暗的,就是寻求刺激的。

    当初没有圣药的时候,她和徐游上头的时候都极尽变态。

    骑在半座天阙城头上来玩耍,还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拍摄了不知道多少的实像。

    期间更是同徐游不知道开发了多少东西。

    但那都仅限在一定的度里,周敏本人还是有着自己的矜持和底线的,最关键的是那会就她和徐游两人。

    只有彼此的情况下那什么都好说。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圣药的加持之下,直接让周敏彻底的解封掉自己最后的底线。

    真正的追求无底线的那种。

    那种失了智的无底线行为让周敏根本就无法自拔。

    不仅是她,徐游和谢四娘同样如此,三人行就完全疯掉了。

    这种黑暗疯狂的三人行impart行为将周敏身上最后的骨头通通敲碎。

    他们三人刚玩的那些东西,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极为逆天的。

    尤其是谢四娘,简直就是极致罪恶的引领者,就是她声音像恶魔一样的一直蛊惑着,行动更是如此。

    自己上场的时候贴心极了的各种推,拉等等难以言喻的服侍大活全都齐上阵。

    那会的周敏早就没有了任何抗拒之类的意思,情绪比谁都癫。

    这种三人行非但没有半点不适,整個人甚至还有一种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亢奋心情。

    现在回想起方才的那些无底线沉沦的过程,周敏的眼神便愈发的空洞起来。

    自己怎生会成为那样的人?又怎会踏上这样的道路?

    比起周敏,谢四娘的状态非常正常,不仅正常,脸上还徜徉着幸福的模样。

    这件事本就是她一力主导,连徐游都半点不知情的被她“暗算”进局里,所以早在之前谢四娘就做好了各种超越底线行为的心理准备。

    于是,她今日就是带着享受的心情来的,在圣药的加持之下再无半点束缚,整个人彻底涌进黑暗之中。

    什么道德,什么礼义廉耻,通通全都抛弃。

    将自己的整个灵魂放进去享受。

    而事实也如她所之前所预想的,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谢四娘觉得自己体验到了此前从未设想过的快感。

    所以现在她这个始作俑者不像周敏那样有半点的道德压力,反而是一种取得胜利之后的绝对喜悦和自豪。

    此时躺在徐游的胸膛上暖洋洋的不想动弹半点。

    正中间的徐游此时脸上也流露着非常复杂的表情。

    本来他是真的暂时不想用这个招式,这是心里话,他更想用正常的方式来。

    而且本来他自己的最终计划是非常完美的,只要自己刚才继续推进,那完成后宫大团圆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时间可能多费一些日子。

    只是徐游没有想到谢四娘在没有跟他商量的情况下,直接自己策划了这件事,并且成功的实施了。

    把自己也拖下水,扒开自己的所有道德外衣,用最快最狠的方式拿下了周敏。

    如今木已成舟,到了这一步徐游他还能说什么?

    自己的所有计划只能泡汤了,只能遵循谢四娘的想法。

    刚开始对谢四娘自作主张的生气现在也全都消散了,剩下的只是无奈。

    但是抛开对错这点不说,想起刚才的数个时辰,他还是有些恍惚。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刚才几个时辰里的经历和体验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体验,是无穷尽的顶级牛逼的体验。

    就算当初自己在魔宫里当纣王,一下子跟谢可儿她们三人大被同眠那也没有这边来的顶级。

    因为谢可儿她们三人本就是自己的名正言顺的妃子之一,她们之间不存在任何不对付。

    她们对自己的同时服务那是完全心甘情愿的合作。

    跟谢四娘以及周敏两人一起来完全是两回事。

    首先这两人是对立且不相融的情绪,而且这两个女人那都是八境强者顶级女强人。

    事业拉满的那种。

    一个大周女帝,一个万宝楼总把头。

    这种征服起来的感觉完全不是谢可儿她们能比的。

    再者也是最关键的一个点,三人都磕了圣药,开放程度恐怖到吓人。

    徐游可是经历过信息大爆炸的男人,脑海里在这方面的知识储备那是恐怖的吓人的那种。

    对徐游来讲,什么东西他玩不开?什么场面他没有见过?

    但是刚才是真的没有见过,没有经历过。

    谢四娘的黑暗和变态可以说是超出他极限的想象。

    只是当时他也因为圣药加持而没有半点道德上的压力,整个人飘飘欲仙的在谢四娘的带领之下走向恶的极端。

    想起那段经历,徐游就直接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太他妈的顶级了。

    周敏和谢四娘的联手碰撞出来的极恶火花让徐游真的欲拔不能。

    那种经历真的是能噬骨的那种,徐游现在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行将就木了。

    现在他身上的草莓被种遍了每个角落,每个犄角旮旯里面。

    两条手臂刚才因为强度太大了直接折断了两次,又被当场接上,嘴唇也红的跟香肠一样。

    治疗都赶不上肿胀的速度。

    这些都还只是一些浅伤,更严重的伤势在玩嗨了的时候都不觉得。

    当然,不仅仅是他如此,周敏和谢四娘同样如此,最后都不知道谁的伤是谁弄的。

    场面那叫一个混乱,三人脑海里唯一剩下的东西便是各种无底线的行为。

    如今,随着圣药的效果渐渐退下,理智才慢慢的回归。

    谢四娘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有任何的道德方面的亏欠感,但是徐游和周敏两人现在在这块还暂时不能自如。

    尤其是周敏内心如波涛万丈般。

    又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最后是谢四娘先起身。

    她直接坐了起来,雄伟的风景线在那duangduang的甚是惹眼。

    “你们还躺着?是还想继续吗?”谢四娘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顺手在处于太字型的徐游的丶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徐游直接吓一激灵的坐了起来。

    周敏那空洞的眼神也慢慢的回归,思绪重新回归,她看着徐游和谢四娘,然后也赶紧坐了起来,同时将自己半敞开的衣服给拢紧。

    “你紧张什么?该看不该看的刚才不是都清清楚楚了?”谢四娘媚意十足的看着周敏。

    周敏一怔,然后身上的气势直接爆炸开,眼神怒极的死死的盯着谢四娘,

    “你个无耻的女人,竟然对本宫下这种药!”

    “无耻?”谢四娘眯眼笑道,“谁刚才喊的最大声?谁刚才最享受?现在玩完了,就说我无耻?要点脸?”

    “你!”周敏怒道,“若不是你使这种招数,本宫又岂会如此?那种药谁能挡住?刚才的一切都非本宫本意!”

    “好好好,不是你的本意。”谢四娘继续笑道,“但是木已成舟不是?无论你怎么想,现在一切都成了既定事实。

    这是你完全无法辩驳的事实。”

    周敏直接被干沉默了,确实如谢四娘所说,现在她是没有半点办法了,这一切都是事实,她本人也到达过那样的状态。

    这种真实的事情怎么能轻易忘却。

    见周敏沉默,谢四娘继续道,“事已至此,长公主伱觉得该如何?何不如就像刚才那样的敞开心扉?

    不就是共事一夫吗,这确实没有什么难过的关卡,想想刚才我们都是何等的逍遥快活。”

    谢四娘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像是恶魔一样的贴在周敏耳畔轻轻说着。

    在一边看着的徐游都不由得挑眉,这黑寡妇当真是手腕了得啊。

    这时候徐游暂时不打算插嘴,等之后总结性的进行偏正就行。

    听着谢四娘的话,周敏直接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谢四娘,脸上开始涌现出羞红之色,整个人更是难为情。

    因为脑子里总是忍不住的想起刚才和谢四娘共事一夫的画面和场景。

    “多英气的美人,别说是徐郎了,我都忍不住想要亲你。”谢四娘直接勾住皇甫兰的下巴,顺手掐了下她的侧脸。

    “松手!”周敏努力板着表情,直接将谢四娘的手拍开。

    谢四娘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现在害羞个什么劲,方才徐朗让我们磨豆腐,我都见你磨的”

    “住嘴!”周敏恼羞成怒的怒喝一声。

    “好好好,我不说了。”谢四娘笑了笑,继续道,“总之,我们现在都是徐郎的女人,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你觉得还有必要分出个高低你我吗?

    徐郎现在整个神洲最优秀的男人,你虽然也优秀,但是比起徐郎的光辉那是远远不如。

    长公主你扪心自问,徐郎哪怕一次配个一百个你这样级别的女人是不是都能行?所以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四娘,话不能这么说,爱是最重要的。你们在我眼里也都是整个神洲都独一无二的女人。所以不能用价值这两个字来衡量。

    你们在我心里就是最有价值的女人。”一边的徐游恰当的插嘴道。

    “徐郎真好。”谢四娘用黏腻的声音对徐游说了一句,然后又继续转头看着周敏道,

    “你看,徐郎的想法是这样的真诚炽烈。

    修为到了你我这种程度,岁数到了你我这个地步,那些外物,那些外人的视线又算的了什么?

    哪怕全神洲的人都知道徐郎他一个人拥有了我们,那在他们的眼里也是绝配,也是搭。没有半点会让人觉得我们吃亏了。反而有无数仙子会艳羡我们。

    月满则亏,你们要是一昧的追求占据徐郎个体,你觉得这可能吗?

    所以长公主,我相信这些道理你都懂,你再好好想想,我们还有必要在这内耗,在这内斗吗?”

    谢四娘的这一番话声情并茂,说的周敏越来越沉默了。

    若是在之前,她周敏肯定少不了嗤之以鼻,不可能听的进去谢四娘讲的话。

    因为她们是平等且敌对的关系,且一个个都是有着非常强大自主意识的女强人。

    怎么可能会倾听对方的想法和意见,那都是绝对的秉持着自己的理念和想法。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因为刚才的事直接将这种强大的心理击穿的到处都是漏洞,自己没了底线的道德感就能更加轻易的接纳这样的事情。

    人教人教不会,事教人一次就会。

    现在的周敏显然就是处于这样的状态里,而谢四娘也正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点才会选择在这个时机说这样的话。

    现在敲碎对方的底线,然后在其深处划起新的能接纳彼此的底线。

    可以说是一环扣一环的无解阳谋,强大入周敏也得在这样的组合技下败下阵来,然后重新思考她们几人之间的关系,重新接纳她们几人之间的关系。

    看着谢四娘眼睛里缓缓涌现出来的别样的情绪,谢四娘知道在周敏这边事情算是成功了一半。

    但还不够,谢四娘趁热打铁,只见她右手一样直接飞下来几块玉符。而后将这些玉符递到周敏手上。

    “这里面是我们三人刚才的所有过程,角度很多,内容非常细致饱满。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以后可能会忘却当时的状态。

    所以我特地把这些全都录下来,之后你想看的话便自己慢慢的欣赏。”谢四娘笑着解释了一句。

    周敏表情一怔,然后脸色再次飘红,下意识就像烫手山芋一样的将手中的玉符丢出去。

    谢四娘笑了笑,将其捡了起来,而后又拿起来交给对方手上继续道,“我的好妹妹,就别矜持了。

    徐郎都跟我说了你喜欢这些,你有这个爱好,姐姐我这是特地为你准备的。”

    谢四娘这便开始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妹妹的说着话。

    而周敏现在也没有在意这种关系的亲密递进,只是转头瞪着徐游,“姓徐的!你什么话都能说是吧?”

    “妹妹别生气,徐郎他不是有意的,是姐姐我自己死缠烂打徐郎才说的。这种事只有我知道,好妹妹你放心。”谢四娘主动接过话解释着。

    周敏脸色稍缓,还是板着脸道,“什么姐姐妹妹的,我们还不是那么熟。”

    “磨过豆腐的感情怎能说不熟?”谢四娘缓缓笑道,“我认为我们的感情已经非常深厚了。”

    “你”

    “嘘!”谢四娘将食指竖在周敏唇前,缓缓道,“好妹妹,你以为现在愿意和姐姐我一同共事徐郎吗?”

    周敏微微一怔,有些懵懵的。

    而后谢四娘又转头有些嗔怪的看着徐游,“徐郎,你还不说话!再不说话,妹妹她就要生气了!”

    看着脸上带着嗔意的谢四娘,徐游在这一刻深刻的认识到谢四娘在这方面的手腕能力。

    这样牛逼的女人放在哪个宫斗剧里都能善终,都能活到大解决,谢四娘就是最翘楚的那种。

    这一些列连环操作下来看的徐游叹为观止。

    甚至刚才最后那些的话都开始带着PUA的性质,四娘之能恐怖如斯。

    先从心理最阴暗的周敏打开突破口,构建成绝对的狼狈为奸关系,这一计就是最无解的阳谋。

    “长公主,四娘刚才说的便是我想说的。”徐游整顿完心神之后赶紧出声,“我个人是非常坚定的全都要的想法。这一点你也很清楚。

    我不可能放手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当然,完美的和谐状态我知道暂时是达不到的,但是我还是希望越早达到这样的方式越好。

    刚才的情况我事先确实是不知情。我本来是打算用别的方式或者手段,只是没有想到四娘会先替我考虑的用这个手段。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都没有用。当然,这件事责任在我,不关四娘的事情。

    长公主,你现在可愿意和四娘成为好姐妹?”

    听着徐游的话,周敏将头侧到一边,没有说赞成,也没有说反对,始终保持着沉默。

    而这种时候的沉默其实往往就代表着接受。

    这一点徐游清楚,谢四娘也清楚,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

    而后谢四娘又挪过去,看着周敏道,“好妹妹,现在我们暂时先不说这个,还有更重要的点。此时,皇甫兰和云妍锦还在外面。”

    “你什么意思?”周敏缓缓抬头。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可以站在共同的阵营上对付她们,然后拿下她们。”谢四娘回道。

    “你是想把刚才对付我的方法再拿来对付她们?”周敏惊疑不定的问道。

    “是的。”谢四娘坦诚点头,“好妹妹,你也不想就你自己经历刚才那破碎的事情吧。

    你难道就不想看看她们两人到时候卸下所有底线,彻底展露心中的恶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情吗?

    你难道就不想看看她们也彻底破碎之后会成什么样子吗?

    你难道就想自己体会那种极恶的痛感吧?

    好妹妹你想不想让世界感受痛楚?”

    谢四娘的声音就像地狱恶魔在低语一样。

    而这些话此刻却都深深的在周敏心中炸裂,在她的脑海里回荡,她思绪万千。

    底线之下有无数赞同的声音表示想看,想看那两人的堕落,这件事能带来无与伦比的刺激感。

    周敏一时间思维有些痴了。

    而谢四娘此时暂时没有打扰周敏,而是直接带着徐游一下子闪烁到领域之外。

    此刻,外面的天色甚至都已经黑了下来。

    皇甫兰和云妍锦两人等的眉头都深深蹙在一起。本来都想着要是再不出来,她们就打算直接攻进去,看看到底在干嘛。

    此时见徐游和谢四娘出来,两人第一时间将视线落在二人身上。

    “周敏呢?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聊了什么这么久?”皇甫兰直接出声问道。

    “周敏还在里面,聊的都是正事。”谢四娘不漏半点破绽的接过话。

    此刻的她淡定的像是刚才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任何事情一样,心理素质强的吓人。

    而这种心理素质也让皇甫兰两人没有想太多,紧蹙的眉宇慢慢舒朗下来。

    “皇甫兰,跟我们进来。轮到你了。”谢四娘直接淡淡对皇甫兰说道。

    皇甫兰第一时间没有动身,而是将视线落在徐游身上。

    此时的徐游虽然表现的正常,但是和徐游相处多年的经验告诉她隐隐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哪里古怪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怎么,不敢?”谢四娘直接挑眉激将道。

    而这个时候,皇甫兰直接吃了这个激将法,冷笑道,“本座会怕你?”

    “云尊者,劳烦你在外头再等一下,最后轮到你。”谢四娘又说了一句,然后就带着皇甫兰以及徐游直接再进入领域之中。

    云妍锦一人留在外面,眉宇又不自觉的蹙紧,这时候她愈发觉得哪里是怪怪的,但到了这时候,她也只能在外面等候着结果,看看这谢四娘到底想干嘛。

    领域内,皇甫兰进来的第一时间视线就开始打量着四周,最后精准的落在那张大龙椅上,以及坐在龙椅上怔怔出神的周敏。

    “怎么回事?你个黑寡妇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这里有张龙椅?周敏她怎么了?”皇甫兰直接问着谢四娘。

    “没有什么,这是问心局。”谢四娘又张口就来的胡咧咧起来。

    “问心局?”

    “是的。”

    于是,接下来的谢四娘又用着老招数,开始和皇甫兰拉扯起问题来拖延时间。

    旁边的徐游脸色变幻的看着谢四娘。

    他知道谢四娘想要故技重施。只是他甚至都没有机会打断。

    从刚才谢四娘决定再用这招之后就直接把他带出去又带人进来,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这让徐游着实是有些难以为继。

    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再用这招的话岂不是自己又要当男主角了?

    该死,想到这一点,徐游也有些憋不住,但是现在又不能当着皇甫兰的面露出不适来,否则被她知道了事情反而不好弄了。

    怎么办,现在是顺着谢四娘继续来,还是自己站出来组织用别的方法?

    徐游此刻心里天人交战,非常纠结,一时间根本就拿不下确定的主意。

    可是很快,体内的那股不适应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徐游心里一惊,立刻转头直勾勾的看着谢四娘。

    这该死且熟悉的感觉,自己又中招了!

    不是,这谢四娘什么时候下的?自己刚才可是很戒备的,保持着非常完美的距离,谢四娘是不能轻易让自己中招的。

    但现在也不由徐游想太多,体内那股感觉已经从神魂之中涌出来了。

    而不仅徐游,皇甫兰也第一时间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

    她脸色微变,感受着体内那奔涌的情绪,身体以最快的速度慢慢的没有力气下来,脸上亦是第一时间开始泛红。

    她死死的抓住谢四娘的柔荑,“黑寡妇,你对本座做了什么?”

    谢四娘笑眯眯道,“圣药,我爱一条柴。”

    皇甫兰开始迷糊的脑子飞速转动搜索起来,最后瞳孔紧缩,“是那失传多年的禁药?”

    “正是。”

    “黑寡妇,你呃~~”

    皇甫兰怒极想要开喷,但是此刻又如何能做到这件事,直接被这灵药的药性给冲的七荤八素。

    而谢四娘适当的伸手接住皇甫兰,扶住她的身体,而后附耳上前轻声道,

    “要小心哦皇甫管事。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就当是做了一场最美的梦。我会亲自帮你的。”

    “你无耻之至!”皇甫兰咬牙切齿,脸色通红,而后用尽力气的转头看着徐游,

    “徐游,你.这是你安排的?”

    “莫要怪徐郎,这跟徐郎没有半点关系,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徐郎也被我下圣药了。”谢四娘贴心的解释着。

    “你”

    这时,又踉跄过来一道身影,正是脸色同样开始飘红的周敏。

    她也死死的抓着谢四娘的另外一只手臂,此时的周敏又中招了。

    感受着体内那和最开始进来时候如出一辙的先兆,周敏就知道自己又中招了。

    不过她的状态明显比皇甫兰好上一些,因为现在是第二次中招,有了一定心理预设能力。

    但同样是扛不住这圣药的效果。

    “四娘,你什么意思?你又让我中招?你问都没有问过我!”周敏直接质问道。

    “我问了,只是你刚才自己走神了,我看你沉默了,就当你答应了。辛苦一下,皇甫管事就交给你进行主要调教了。”谢四娘回道。

    “什么?你.你真的是无耻至极!”周敏怔了一下,然后脸上愈发红润的说着。

    “一切都是为了大局,好妹妹你得理解。”

    “那你呢?”周敏看着正常的谢四娘问道,“你怎么没事?”

    “我没吃。”

    “什么?”

    “有两个理由。”谢四娘缓缓道,“首先,皇甫兰到底怀有身孕,要是我们没有一个正常人的话我怕胎儿到时候会出事。

    这要是出事了,徐郎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我的。所以我必须得清醒着,小心再小心的保护好皇甫兰母子平安。

    其次,我本人也想挑战一下自己的心理极限,我想在最正常、最清醒的情况下去靠近那个极恶!

    光明正大的感受这个过程。

    因为这是以后必然要经历的正常过程,我这个做姐姐的就先替你们趟趟水,涨涨经验。”

    “你真的是最恐怖的变态。”周敏咬牙道。

    “多谢夸奖。”谢四娘媚笑道。

    周敏努力转头看了眼徐游,又问道,“徐游.怎么都要昏过去了的样子?一点自主性都没有?”

    “一次要对付我们三个,我怕药性不够,就又给徐郎加了一些药量。他现在比刚才还要放的开等会。”谢四娘解释一句。

    “你”周敏想要继续说话,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已经彻底的撑不住了,整个人缓缓的彻底失去话语的能力,软瘫在谢四娘身上。

    谢四娘稳稳的接住已经飘忽的周敏和皇甫兰,她深吸一口气,直接带着两人以及徐游激射向龙椅那边。

    很快便将他们在龙床上一字排开。

    看着躺在那的三人,自己将任重而道远,背负起来最强大的使命。

    有一说一,清醒状态下,就连强大变态如自己也得面对非常大的考验。

    谢四娘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准备开始终极猎杀模式。

    而并肩躺在那的徐游三人这一刻早已开始相互拥抱缠绕在一起,已经被心里最深处的本能和极恶激发起来了。

    推臀大师谢四娘这一刻精准的也加入了战场之中。

    这一晃,便又是一整个晚上的晃动。

    当天边洒下第一缕朝阳的时候,候在领域外的云妍锦抬头眯眼看着。

    不知不觉,谢四娘所谓的方式已经开始整整过去了将近一天的时间。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能这样的?

    云妍锦心里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

    【抱歉,今天更新又晚了一些,爱你们~~~】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biquluo.inf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