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成双]的全部小说

不过尔尔 不过尔尔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尔尔是个不厉害的小仙,打怪不行,打坐也不行,堪堪八百年的修为,一上九霄就交代得干干净净。 可她的天窍是预知。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有朝一日会覆灭天地,屠尽生灵。 她必须在他魔化之前,将自己的小命与他牢牢栓在一起。……离烨是个很厉害的上神,打怪第一,打坐第一,打神仙也第一,八万年的修为让他临于神魔一念,即将窥得永无。 可他遇见了个奇怪的小仙。他觉得面前这个小仙,爱他爱得太过分,丧失自我,不懂分寸。 该怎么样才能让她放弃这份痴心妄想,在天等,不太急。—————————————————————————————离烨:儿女情长,向来误事,凡间枭雄,不过尔尔。 尔尔:哦。尔尔:我思凡了。死傲娇腹黑上神X贪图安逸貌美小仙
春日宴 春日宴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长风几万里 长风几万里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妖怪在宫宴上肆虐,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风一拂,玄色的袍角翻飞,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 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死傲娇醋王追妻火葬场系列妖怪横行人间的故事背景,无修炼情节
不及皇叔貌美 不及皇叔貌美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不及皇叔貌美》出版名《池鱼思故渊》,版权归若初文学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预购地址:http://dwz.cn/6DF9cK==================================================================爱了十年的男人,为了迎娶别人,要烧死她! 临死前,有人从天而降,救她出了火海。 “你想做什么,我都帮你。”沈故渊道:“只要你最后姻缘得成。” “我要报仇!”池鱼咬牙:“要让那对狗男女付出血的代价!”只是,报仇归报仇,这么凶狠的女人,姻缘始终没个着落。 沈故渊很愁,教她勾搭男人,教她艳压天下,却不想教着教着,有人爱上了他。 “沈故渊,去死和要我之间,你选一个。” “我选择去死。”他道。池鱼点头,老老实实穿上了嫁衣。我会用你教的东西去好好爱别人,你可千万,别拦着我。
春闺梦里人 春闺梦里人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春闺梦里人》已签约出版、影视。电子版权归若初文学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当当预售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12933.html------------------------------------------------------------------- “我不甘心,不甘心!即使是做鬼我也要生生世世诅咒你们,鹣鲽散,圆镜碎,鸳鸯各自飞!”执念不散,冤魂难离。 季曼只不过是看本小说打发时间,却不想好像被扯入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境。 她成了书中最恶毒的女二,角色出场重新开始,替被赐死的女二再走一遍故事的发展结局。 宅院深深的侯府,圣母玛利亚一样的女主,无数恶毒的炮灰。皇家恩怨牵扯不休,后院争斗一人不留。 她一个注定没有好下场的女二,该怎么扭转命运?斗天斗地花言巧语,骗老骗少满腹计算。 看在她这么尽职尽责破坏男女主关系发展的份上,能不能给她一条活路啊?
不学鸳鸯老 不学鸳鸯老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殷花月是庄氏派来监视他、禁锢他的一条狗。她冷血、虚伪、永远端着一张假透了的笑脸,替他更衣梳头,替他守门点灯。 一天十二个时辰,李景允有十个时辰都在想怎么让她滚。可后来……她真的滚了。 他慌了。——————————————————朝暮与君好,风不惜劲草。 宁化孤鸿去,不学鸳鸯老。
桃花折江山 桃花折江山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赵国有美人桃花,命运坎坷,远嫁魏国,一心想保住小命往上爬。 魏国有俊朗宰相,心狠手辣,口蜜腹剑,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谁的命也不疼惜。 桃花觉得,是个人都有爱美之心,怎么说也不能说灭了她就灭了她啊! 沈在野微微一笑,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不是人。 “你有本事放箭让我一尸两命!”桃花梗着脖子吼。 “好的,一路走好。”沈在野淡定地挥手下了令。 羽箭从耳畔划过去,冰冷的感觉袭遍全身,姜桃花才发现,沈在野真的没开玩笑。 他真的会杀了她。 “你的命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拿都可以。”沈在野慢条斯理地说着,目光落在她身后,陡然凌厉了起来: “但也只能我来拿!” ······ 这是一个男女主痛快过招,激(gou)情(xue)撕逼的精彩故事,沈在野有一百种方法能杀了姜桃花,姜桃花有一百零一种方法能让他放过她。老狐狸不一定能赢,小白兔也不是绝对会输。 春日江山秀丽,这万里山河,到底鹿死谁手?
凰歌潋滟 凰歌潋滟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她是宠冠后宫的贵妃,聪明伶俐,妖娆万分。世人都道,有此一人,中宫不正。 他是权倾朝野的太傅,八面玲珑,野心勃勃。百姓皆云,安世奸臣,为乱江山。 本是青梅竹马的无猜好,却长成了虚情假意的殿前欢。她语笑盈盈,带着算计靠近。 他从容相对,又不知是哪个黄雀在后。她说:“我知你爱我,所以仗着你的舍不得,保他江山!”他笑:“我可不曾爱过你,娘娘可别多情。只是自己的东西,还是要守护好了,才显出臣的本事。”一朝红颜乱,共她笑江山。 心算计干净,意半分不明。到头来,不过是那人倾城一笑,拱手浅祝:“愿吾皇千秋万代,江山永存,孤独一生!”
当春乃发生 当春乃发生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本书已签约出版,具体上市时间读者群通知-- “我叫花春。” 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 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 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花春,一个二十多岁青春美少女,机缘巧合之下,莫名其妙地就穿上了男装,站在那少年皇帝身边,成了一个刚正不阿的忠臣。 有刺客,她替他挡,有人造反,她替他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帝还是想方设法地要弄死她。 二十一世纪共产主义优秀接班人能这么轻易被弄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歹是政法系高材生,她不信还治不了这古板的封建帝王了! 可是,谁能告诉她,只不过是对一个男人动了心,为什么会被他亲手架上火堆,当妖孽处死? 宇文颉,看着我的眼睛,你当真舍得下我吗?
凰歌千秋 凰歌千秋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凰歌千秋》由台湾新月出版社出版,出版更名《贼星贵妻》淘宝橙小说书店可购买。 ---------------------------------------------------------------这是一个关于当代杰出女贼姬千秋,与大晋继位皇帝韩子矶之间的不要脸的爱情故事。 姬千秋是个见义勇为路见不平的女贼,韩子矶是个心怀天下心有不甘的帝王。 一个是地下泥,一个是天上花,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却偏遇上月老作怪,红线乱扯,小小女贼入得辉煌殿堂,七尺帝王也做起了自欺勾当。 鸡飞狗跳的另类生活,蕴藏深处的暗波流转。江山谋,美人计,猜心术,卧底迷。 待迷雾重重拨开,真相会长什么模样?等一朝天下戏唱罢,怕是有人要笑着问他:“你到底是要怀里美人千秋,还是要这韩氏江山万代?”
梦里不知她是客 梦里不知她是客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温柔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在网上当了一回键盘侠,劝人家离婚。 可是,她怎么知道这个帖子是来自几千年前的?又怎么知道就是键盘打了几个字而已,居然会被扯到楼主的身体里,要替她活在这水深火热的宅院里? “只要你能让我的身子离开他,我就放你回去。”不就是让身体离开吗? 多简单的事情啊!温柔一口答应,然后就打算休夫走人。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一写休书就手软,一要离开萧家就腿断,看见萧惊堂身子还不由自主地要贴上去是个什么情况啊? 带这么坑人的吗!···萧惊堂眼里的杜温柔,是个没了他就不能活的哭哭啼啼的女人。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女人变得古里古怪,敢闯祸,敢骂他,还敢翻墙逃家! “你在耍什么花样?”他眯着眼睛问她。 “没啥,您给个休书给我吧。”杜温柔泪流满面地道:“我在这里活不下去了!”说是活不下去了,却一路斗姨娘、哄婆婆、拼小叔,安身立命。 造玻璃、通关系、挣大钱,展翅高飞。这样的女人就这么放走了,是不是有点可惜?
入青云 入青云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成长线简介:不肯把自己的房子写在弟弟名下,明意被至亲开车撞死。 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弱肉强食、城池战争,女性鲜少能安稳存活。 可是她想活。不但要活,还要活在他们的头顶上。——————————————————情感线简介:纪伯宰觉得,明意是一把极好的刀。 她锋利、坚韧,却又喜欢美色。他会用她杀尽所有叛者,再把她变成自己王冠上最亮的勋章。 海王vs渣女
草色烟波里 草色烟波里
作者:白鹭成双
简介:
     小草想当个好捕快,拜的却是个不靠谱的师父!段十一总说:“小草,你先走,我断后。”每次她都信他,结果每回先走,前面不是坑就是狗! 摔得灰头土脸咬牙切齿,她也还是相信这狗娘养的,因为段十一说,会让她成为最厉害的捕快。 厉害的捕快,断冤案,知真相,敢以刀向权贵。就像段十一这王八羔子一样,想揍谁揍谁,想泡谁泡谁! 段十一说:“今年我可以得六扇门最佳贡献奖。” “凭你勾引了长安胭脂河两岸堕落的无知妇女?”小草翻个白眼儿。 “不。”段十一沉痛地道:“凭我牺牲自己,解决了你。”美人染鲜血,英雄恨难成,怨憎会,爱别离,六扇门的宗卷之中冤案重重,真相迷离。 她为当年灭门惨案而来,哪怕被狗追、被狼咬、被暗杀,也想知道最终的真相。 然而快要水落石出之时,却是身边的人伸手蒙住她的眼睛。 “小草,就这一次,咱们不查了好吗?”